聋哑·佚名

你是我年少的欢喜

深藏【一】

*私定,请勿上身真人
*预计十篇完,文笔渣
*私设,年龄差三个月
*甜文?剧情狗血..

年幼时,孟子坤也是随了自己妈妈颜控的性格,孟子坤还清楚的记得那年秋天,他的隔壁搬来了新邻居,但那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家的小哥哥太帅了!

孟子坤第一次看见赵天宇,他躲在一位慈祥妇女的身后,那双手死死的拽着妇人的外套,应该是他的妈妈。

那张白白净净的小脸上还有一丝诱人的红晕,孟子坤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那简直就是他最喜欢的草莓的颜色。

赵天宇似乎也感受到来自孟子坤炙热的视线,又紧紧的往后撤了一步,那张原本就很红的脸低下去被他乌黑的短发挡住了,孟子坤看着他腼腆的样子简直心跳漏一拍。

他们第一次说话是孟子坤先开的口。

“你好,新邻居。”

孟子坤漏出自己的大白牙,有些深的肤色却挡不住他入太阳一般耀眼是阳光。赵天宇听见声音下意识的抬起头,看着那个笑容,眼睛不禁闪烁着。

“你好。”

那有些糯的声音几乎让孟子坤感觉血液在沸腾,年仅4岁还不知道什么是心动。但是他却十分庆幸自己的肤色深,不然脸肯定和生病一样红。

“我叫孟子坤,你呢?”

妈妈教过他,认识别人,要先许自我介绍。一本正经的口吻在大人看来那是一番别样是可爱。

“我叫赵天宇。”

赵天宇说完只是微微的笑了笑,没有孟子坤那样漏出牙齿,但是在孟子坤眼里他想到了妈妈叫他是一句古诗,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扶槛露华浓。

“交个朋友吧。”

“嗯!”

毕竟是两个单纯的孩子,很快便玩儿到了一起。

阳光下,沙滩上,回家的路上,幼儿园的画上,似乎总能看到两个成双成对的身影。

孟子坤总是会在午睡时等老师走后再偷偷溜进赵天宇的被窝,像八爪鱼一样,武术老师一来检查的时候总会看见两个小脑袋紧紧地靠在一起。无论严夏还是寒冬。

两个小手拉在一起。

天宇,一辈子都不松开好不好!

好,坤儿说什么就是什么!

孟子坤总是去赵天宇给他带妈妈给他做的小甜饼,而赵天宇总是会在孟子坤玩累之后递上一瓶他最爱的草莓牛奶。

岁月从来没有勇气去消磨所谓的友情。

两人随着成长,有了更多的朋友。

可是两个人似乎长在了一起。

他们形影不离。

即使是上了小学,赵天宇依然和孟子坤再一个班。

他的同桌永远是孟子坤,后背永远是孟子坤,就连比赛也是和孟子坤牵着手一起走过终点。

赵天宇教孟子坤知识,孟子坤带着赵天宇锻炼,有时候还会打抱不平,可总在关键时候被赵天宇拦住。

他说,他不希望自己受伤。

如果有人问孟子坤去哪儿了?那就去找赵天宇,或者问他因为他身旁肯定有孟子坤,就连不得不分开一会时,他也会告诉天宇他的去向。

如果有人问赵天宇在哪,那就去问孟子坤,反正你肯定找不到他,只会迎来敌意的目光,可从此在接触赵天宇时都被孟子坤挤在一边。

赵天宇长的越来越精致,瘦瘦的,婴儿肥已经不见了。已经有了小帅哥的模样,可是性格还是那样腼腆,温柔,孟子坤也帅但是他和赵天宇却是两个风格。

班里都有一个大哥,那他们学校大哥就是孟子坤,虽然似乎看起来总是会没心没肺的笑还露出大白牙。但是他的性子极其护短,长的也是和他的性子一样唬人的很。

身高的差距让他在和赵天宇待在一块的时候莫名有了一丝呆萌。

别人还好,如果真的惹了赵天宇就别再和孟子坤碰上,孟子坤的暴脾气,似乎也只有赵天宇能制得住。

小学也是时光匆匆,模样在变,心态也在变化。唯一不变的是赵天宇和孟子坤的友情。

吵了多少次,孟子坤总是会拉住赵天宇的手,无辜水汪汪的眼睛想一个被抛弃的小狗仔。赵天宇就会抱住孟子坤。之后吵架?那是什么东西?

他单纯的相信,没什么会把他们分开。

但是,最终没有不散的宴席,孟子坤因为爸爸的工作,被带走的,去了遥远的美国。

孟子坤被父母拽上了车,孟母在副车座上看着哭闹的子坤只有沉默,她不能放弃,为了更好的生活。

那天

雨肆意的淋湿赵天宇瘦弱的肩膀,他奋力的追着那辆黑色的小轿车,孟子坤是那样大声的拍着后车窗,他能看见那个熟悉的人,可那人听不见撕心裂肺的哭声。

他不想离开,真的不想,为什么要这么做!

最后,那个追在轿车后小小的身影离孟子坤越来越远,他的赵天宇消失在雨雾里,慢慢,慢慢的,再也看不见,追不上了,他倒下了,衣服已经湿透,任由雨水冲刷。

坤儿...别离开我..求你,别离开我..

赵天宇生了一场大病,赵天宇的母亲面对高昂是医药费和赵天宇惨白的脸,以及那个突然出现就开始伸手要钱的男人沉默不语...

一切都仿佛是上天开的一场玩笑,只不过对赵天宇太过于欢乐,悲惨已经疼痛的真实感..

六年时间能改变什么,或者说时光能否真的冲淡了些东西
,那些人们自认为无比重视甚至超越生命的东西?

答案是,为了成长,人们会把他放入阁楼,最好这辈子都不去触碰,就连孟子坤也一样,更何况他那个被藏在阁楼里的东西还被他的母亲上了一把锁。

他回来了,他想了无数次的回来,此刻的心情却是让他设想无数次的东西瞬间崩塌,命运何必戏弄他,因为父母的工作,他有一次以旧主人的身份回来。

原本的住处已经拆迁,孟子坤似乎也忘了自己当时离开的样子,即使梦时常会提醒,可那雨中的脸再也看不清。

他顺利的通过了当地重点高中的入学考试,当初是怎么逼着让自己变成学霸?或许是因为某个对自己学习仍不死心帮他补课的人。

高三比想象中的紧张,孟子坤貌似也习惯了国外相对轻松的教育一时有些适应不过来,当学习的事情终于让他有喘息的机会时候。

他终于开始认识班里的同学,所有同学包括年纪隔壁班的同学,是不知道一班新来了一个从美国海归的帅哥,都是外国人爱吃快餐甜品,孟子坤倒是一点都不胖,长的倒也是挺高。

长的帅的人谁都喜欢,学习好的人那个老师老师都喜欢,仗义的大哥那个兄弟都愿意跟随。身旁人的热情让孟子坤终于注意到一个人。

那个比班长成绩还好的人,听班里人说,他的名字只出现在奖状贴和领奖台上,也是让班里人都陌生的名字,不善交谈可考场上那人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

对于女生们,无疑是吐槽,整天一个大校服裹着,冬天不嫌冷,夏天不嫌热,头发长的把脸都快挡住了,眼睛厚的像个啤酒瓶底,谁知道那是多少度的近视眼。

声音也没听过,只有手握笔还算是赏心悦目,指甲倒是粉雕玉琢,骨骼分明,白皙都说不过去,隐隐漏出的手腕能看到青筋。病秧子?也不像啊,最好的形容词就是宅男书呆子。

孟子坤挑了挑眉,这个同学倒是感觉有种似曾相识。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