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哑·佚名

你是我年少的欢喜

深藏【二】

*私定,请勿上身真人
*预计十篇完,文笔渣
*私设,年龄差三个月
*甜文?剧情狗血..

他似乎是这个班甚至整个年级一个特殊的存在,每次早晚自习在都不在,也不是住宿生,食堂也看不见他的身影。

孟子坤记下来这个总是一人的身影。

再遇见就是一个小巷子,那是周六的晚上。

冬天路上的行人不多,即便有几个也是脚步匆匆不想让寒风冰冻自己唯一温热的衣物。

孟子坤倒不是特别着急,手上还提着那份带着热气的奶茶。

路在路灯的照耀下不算特别黑,也有一两家带着白炽灯牌子的店。虽然比美国的冬天要冷,但还有几个相握着手走过。

突然,孟子坤在一个拐角听到了一阵怪响和喘息声,什么情况?

孟子坤悄悄放慢脚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走了过去,躲在墙后边。

路灯下,那几个人倒是有几分明抢的意味。三个人,围着一个。

中间被围着的是他!——班里经常独来独往的他。三人应该是当地的混混,但其中一个看起来还是耸头耸脑的样子,应该是新人。

三人中较高的一个说话了,孟子坤的听力不错,所以那句本身就没有刻意收敛还故作猖狂故意大声的话孟子坤听的清楚。

“知道我是谁吗?”说完还嚣张推了一下。那人被推得后退了几部,如酒瓶底一天厚的眼睛掉在地上。摔出了记到裂痕。

长长的头发依然挡住了眼睛,但是在路灯下,那俊美的轮廓线却显露出来。但现在可没人有精力去欣赏。

“这一片都是我管的,你来着的交钱!”

那人一副老大的样子,孟子坤在一旁暗道,虚张声势的怂包吧,抢劫还这么嚣张。

“新来的?”

那被围着的人终于出声,孟子坤有些懵,这声音意外的好听,还有几分耳熟。

“什么?我跟你费什么话,赶紧交钱,饶你不..”

另一个人有开口,可是话还没说完,突然胸口被踹了一脚。

啊!

伴随一声惨叫刚才还嚣张如虎的人在地上捂着胸口低吟,一副痛苦的样子,足以可见那一脚真的不轻。

“你居然!找死!”

看见倒下的人另外两个自然也是生气了,拿出了裤兜里的尖刀,刺了过去。

却只见那个瘦弱的身影利索的弯腰躲过刺刀,握住其中一人的手腕狠狠一弯,一个跳起,转眼另一只脚踩着另一个人的大腿一个。

一个踹开,又是大力的一脚踹到了墙上,而被握住手腕的人,已被拿着原本属于自己匕首的人架着脖子,双手被压在身后,明明细长的手却丝毫挣脱不开。

本想向后一踢,可身后的人想着他背后一踹,整个人带着另一个正要进攻的人一起倒在地上。

“新来的,就承认,去问问别人,正道上的可不是你们这些怂货。”

他压低着身影,三人却感觉如临大敌,声音不大,却让他们头皮发麻,刚才被他挟持的人更是双腿哆嗦。

“大哥,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再也不敢了!”

那个被踹到墙上的,看着其他连两个伙伴再没有了刚才猖狂的样子。

“滚。”

把自己脚边的尖刀踹开,转身欲走,可是下一秒躲在角落的孟子坤却险些惊呼出声。

在转头以后,那其中一人仿佛是气不过,拿起一边地上的搬砖想给那个身影一个教训,可是那人比他还快。

刚才没有还给他们还拿在手上的匕首直充那人而来,划破了肩膀的布料,之后与坚硬的墙壁相撞,半清脆的声音落到地上。

三人再次颤抖的看着眼前没有转过头的人。

“我不喜欢有第三次。”

这次真的撞到硬石头上了,三人几乎是落荒而逃。孟子坤在墙后面呆怔着。似乎难以消化这一切。

这真的是同学说的那个书呆子,孟子坤虽然没有带有色眼镜,但毕竟刚才动作。和他平日看见他的行为真的大不相同。

“看够了吗?如果觉得好看,不打算给点票钱?”

那人转过头,看先孟子坤站着的方向,很明显,他被发现了。

“你..”

“好看吗?”

还没等孟子坤说玩完,那人先打断,依旧打趣着。

“好看!”

那人听着孟子坤的话也是一怔,似乎是没有想到眼前的人如此实诚。

“你好厉害。”

孟子坤兴奋的看着他,毕竟是正处于青春期的孩子。他在美国的时候也不是没惹不过事。但是一对三,还有华丽但付有杀伤力的动作真的是第一次见。

“谢谢。”

那人不着痕迹的带着礼貌性的笑了笑。

孟子坤终于注意点那人的五官,刚才因为被推搡而掉落的眼镜让他的脸终于漏出了精致的脸庞,刚才的打斗让入墨的头发也有些凌乱,但是露出的那双眼睛。

那似乎蕴含着整片星河的眼睛,不自觉的让孟子坤渐渐入迷却又带着一丝熟悉,这眼睛似乎在哪见过。

那个人见着愣神的孟子坤,才发现自己掉落的眼镜,捡起来,看着那几道裂痕深深地叹了口气,有重新戴上。

星河消失了,孟子坤回过神,那清脆和让人不由自主倍感亲切的声音又传来。

“天气冷,这一带可不安全,早点回家吧。”

说完再次转身欲走。

“等等,交个朋友吧,我叫孟子坤。”

那人似乎愣了一下,回过头,再次笑了笑。

“赵天宇。”

之后再也没有回头,消失在了拐角处。

孟子坤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可刚才那有些意味深长的笑容再一次代入的陌生。

赵天宇?

————————————————————

星期一来到班级,赵天宇依旧坐在角落,还是往常那书呆子一般的造型,就仿佛星期六晚那个人不是他。

孟子坤也一该往常在课间闹腾的样子,沉默的坐在座位上,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赵天宇仿佛要把他看穿。

班里的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孟子坤虽然是这学期刚转来的。可毕竟已经过半,也相互之间有了比较深的了解。

但是今天,连时常跟在孟子坤后面的几个小弟也有些发蒙,今天老大是怎么了?

学习遇到困难了?可是今天检测不是依旧优秀吗?家庭出状况了?不对啊,老师也没什么特别叮嘱啊?有人招惹他了?可是今天压根没人上门挑刺啊?莫非!

有喜欢的人了!但是,盯着那个书呆子看!真的好吗!

班里的人顿时陷入了凌乱。而当事人依旧盯着赵天宇,赵天宇却是毫不在乎那赤果果【就当形声字,我怕被屏蔽】的目光,接着拿起昨天还未看完的泰戈尔诗集。

终于到了体育课,孟子坤深吸了一口气,走向了赵天宇。

“有时间吗?我想问一些问题。”

“当然可以。”

赵天宇放下手中的书,扶正了自己鼻梁上裂痕依旧的眼镜。看着孟子坤,依然是让人看不清他所想的东西。

“我们之前见过吗?总感觉你很熟悉。”

“小伙子这已经是21世纪了。你这搭讪方式能不能换一个新奇的,美国人现在就开始怀旧了吗?”

赵天宇看着孟子坤,嘴角依旧是礼貌性的微微翘起,明明是那么让人舒服的声音却让孟子坤脸红耳赤。

“我..”

这么一说的确挺像他蓄意搭讪赵天宇的。

“好看,不逗你了。”

赵天宇好心情的看着脸红的孟子坤。

“也许以前有缘见过,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你是道上的?”

赵天宇说实话,没想过孟子坤会这么问,应该说会这么直白的问,沉默了几秒。

“以前是。不过都马上高考了,该为以后的生活考虑了。”

赵天宇回答的是实话,因为某些原因再也没接触过那些事,即便如今影响力依旧,但是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金盆洗手了。

“哦。”

孟子坤当然不相信这是赵天宇所谓的理由,他在美国呆那么多年也有几个狐朋狗友,自然知道。

凡事在道上有些基础在以后工作方面那将是不可估量,中国现在发展的不比美国要慢,关于黑应该也是不容小视。

所以,为了以后的生活退出那才是想不开吧。

但是孟子坤没有说出来,他自己不愿意说,他也不强人所难。

“我们是朋友吗?”

孟子坤又问,赵天宇一抬头就看见孟子坤看着自己亮闪闪的眼睛。

“你觉得是就是。”

赵天宇虽然能无视但不代表他和他对视的时候能忍。

“我是你第几个朋友?”

“第一个。”

赵天宇看着孟子坤又变得期待的眼神说到。又看见下一秒笑的眯起来的眼镜。

“那还真荣幸。”

赵天宇看着孟子坤笑了笑,对啊,第一个朋友。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