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哑·佚名

你是我年少的欢喜

晚枫歌【一】

*听孟子坤的歌,想起的梗
*文笔渣
*五篇完结
*就爱作死系列
*古风,江湖

烬于烈火焚于心
一摁丹枫总飘落
莫信眼前山水轻
天下无人识我情

这院子终究还是没了你的踪影...

——《晚枫歌》

“师傅,你说为什么这枫叶一道秋天就红了呢?”

那个年幼的孩童一手指着那院里苍老却茂盛的古枫树,一边用手拽了拽身边那个高大的人垂落的衣袖。

“那是因为,他一直再哭,眼泪哭成了红色,染红了叶子。”

沙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带着那一抹不易的温柔,轻到感受不到。

“那他为什么会哭?”

孩童又问,小脑袋微微仰着,可是一个只有四岁的孩童又怎么能比的上眼前那身高八尺的人。

那人慢慢的伸出那个温暖的大手,抚摸着孩童的头,俊朗的面庞还是那样年轻,岁月始终不忍心带走那分天赐的容颜。和温柔岁月的声音。

“他在等一个他一直等不到的人,所以哭的很伤心。”

那孩童听完突然跑了过去,有些肉的手居然轻轻的抚摸这那痕迹深陷的树干。

“枫树,枫树,你别哭,你一定会等到那个人的。我娘说,分离是为了更好的相遇。”

分离是为了更好的相遇..

身后那人的眼眶感觉越发湿润。

“师傅,你怎么哭了!”

那孩童一下子抱上去,有些着急,那人却终于蹲下身子。

“师傅别哭了,我以后再也不调皮了。”

“师傅没哭,只是风迷了眼睛。”

那人又用大手摸了摸他的头。

“师傅,我给你吹吹。”

天宇,我们什么时候在相遇?

很快的,我就快去找你了..

谁都知道孟神医捡到一个孩子,是一个废旧的村庄里捡来的。金国的人骚扰边境,定又是一把火烧了村子,害得又一个孩子成了孤儿。

人们唾弃金国人的暴行却也是无能无力。如今当朝做主的是个暴君,朝廷无力,只有百姓是民不聊生。只能是说孟神医心怀天下,菩萨心肠。

在身边人“关怀”的目光下,那个孤儿长大了,他也知道自己是个孤儿。大人可能最多的是怜惜,但是在同龄的孩子眼中,那就只是个被捡回来的野孩子。

“天宇,你是不是又和人打架了。”

那被唤作天宇的少年深深的低着头,虽然没有说话但已经承认了事实。

“我和你说的都忘了?你读过书,不应该是莽夫的作为!”

坐在椅子上的男子语气中有半分严厉,也有半分无奈。

“我不是野孩子,子坤也不是捡来的,师傅更不是捡破烂的那是草药。他们叫愚笨,和他们只能用拳头。”

那清澈的身影却有些不服但更多的是对眼前人的尊敬。

瘦弱的身子仍然是跪着的。虽然那小脸上都是灰尘但是那如黑曜石的眼睛都是不屈的神情。

他不懂,他知道不该打架,但那些人就没错吗?他也是为了师傅。

男人看着那个轻跪着还是握紧拳头的双手,叹了口气,又看见了那门后小小的黑影,只是无奈一笑,转眼又是严肃。

“子坤,你进来,不用躲着了。”

之间那门后的黑影明显一怔,赵天宇回过头,果然看见孟子坤灰溜溜的进来,跪在自己身边。

“父亲,天宇不是故意的,是那些人先出言不逊!”

“够了!”

“可是,父亲!”

孟子坤又一个被眼前的男人打断。

“现在天下,那暴君统治,百姓苦不堪言,你们再这样下去,我怎对得起当初宫临大人临死时的嘱托。”

那只剩下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下去吧,回到房间,好好反省。”

“是。”

“子坤,师傅可能有些烦心事所以言重了,你别放心上。”

赵天宇有些担忧的看着孟子坤。安抚的摸摸那毛绒绒的脑袋。

“没事,早就习惯了,他心里从来只有天下苍生。”

孟子坤把深埋在喉咙里,低低的声音有些糯糯的。

“那是因为子坤有这个天资,师傅早会如此看重,你都已经会那么厉害的剑术了,我就只会几个药方,连打架都不会。”

赵天宇笑的有些没心没肺,黑曜石一样的眼睛越来越闪。

“你的伤不疼吧。干嘛替我背着打架的罪名。”

孟子坤被那个笑容有些融化,小心翼翼的摸上那伤口。

“没事,再说伤口早就不疼了。”

“天宇,等我学会御剑我带你一块飞好不好?”

“嗯,一言为定。”

“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两个仅有十二的少年相视一笑,手是盖章的动作,就那样忘却一切伤痛。

评论

热度(28)